“十七條協議”簽訂前后美國秘密策動

  四、達賴出逃線路設計與“哈裡爾建議”  1951年六七月,策動達賴出逃成為美國西藏任務的最重要目標,美國政府內部一些人認為“西藏可以成為在亞洲抵御共產主義擴散的堡壘”【HollisSLiao,“The United States and Tibet in the1940's”,ISSUES&STUDIES,May 1990】。達賴出走並宣布獨立會導致充分的國際反應,符合美國正在歐洲實行的杜魯門主義【John Kenneth Knaus,An Uncertain Ally: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and Tibet,Harvard Asia Quarterly,Summer 2000】。為此,美國官員親自為達賴設計了一套詳細的由美國支持的出逃線路方案,該方案由達賴的姐夫自北京談判歸來后經由印度時帶回西藏。方案提出三種選擇:(一)因為要盡量避免已到亞東的來自各大寺廟及西藏政府的代表勸說達賴回拉薩,所以達賴要挑選一批忠實的追隨者在夜晚悄悄離開。(二)命令×××(名字,未解密,下同。)秘密將達賴帶到印度。(三)如果前兩項都不可行,達賴給×××送信,請求……(未解密)秘密派出哈裡爾與帕特森(Patterson)到亞東附近,按事先的安排與達賴會面,並將達賴帶出。【“The Consul General at Calcutta(Wilson)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 D CUnited 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p.1754】這個行動的詳細計劃已經由×××傳達過去,他要向達賴闡明這是最后選擇的方式。  7月12日,美國駐加爾各答領事館官員羅伯特?林恩(RobertLinn)在噶倫堡給達賴去信,鼓勵他採取大膽行動,並向達賴保証印度政府已經向美國使館承諾幫助他出逃【Kalimpong to US consulate,Calcutta,telegram,July12,1951,enclosure 6 to Dispatch 34 Amconsul,Calcutta,July,1951,NARARG59,box4227,China1950-1954轉引自John Kenneth Knaus,Orphans of the Cold War.Public Affairs,2000,p.97】。盡管美國為達賴出逃作出了如此周到、細致,也是非常冒險的計劃准備,並作出大膽承諾,但達賴喇嘛仍決定於1951年7月中旬返回拉薩。7月20日,達賴通過北京的民族事務委員會給毛澤東主席一封電報,表示在他返回拉薩之后召開西藏民眾大會討論“十七條協議”。【樂於泓:《和平解放西藏日記摘抄》,《西藏文史資料選輯》(藏文版),1982年第1輯。轉引自〔美〕梅?戈爾斯坦著、杜永彬譯《喇嘛王國的覆滅》(時事出版社,1994年)第831頁】但美國仍然沒有放棄其分離西藏的圖謀。就在達賴返回拉薩的路上,美國通過達賴的顧問轉來沒有署名的信件,再次敦促達賴出逃。由於這個信件仍為匿名,所以又一次遭到了達賴的拒絕。  美方認為,事情緊急,達賴很快就會到達拉薩,這是最后的機會,所以使館提議,是否可以給西藏“國防部”發一封有美國題頭並有美國官員簽名的信,以此勸說西藏官員拒絕“十七條協議”、建議達賴離開西藏【“TheChargeinIndia(Holmes)totheSecretaryof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786】。但是他們又擔心萬一這個“文件落入到中共手裡,就可以作為美帝國主義干涉西藏內部事務、故意挑撥藏漢關系的証據”【“TheConsulGeneralatCalcutta(Wilson)totheSecretaryof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776】,甚至還有可能惡化美國與印度的關系【“TheActingSecretaryofStatetotheConsulateGeneralatCalcutta”,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790】。而且,他們認為之前通過夏格巴、哈裡爾、當採送給達賴的信,達賴均已收到,並足以讓西藏官員了解美國的態度【“TheChargeinIndia(Holmes)totheSecretaryof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786】。時間很快進入8月,國務卿艾奇遜指示美駐印度使館:捎口信給達賴,“美國政府理解並同情您此時留在西藏的理由與情勢,但美國政府希望重申它的想法,即盡早抓住機會避免中共統治,在您安全到達避難地后,譴責與中共簽署的協議,才能最好地服務於您的國家和人民。當採在美國很好也很安全,希望您考慮美國政府之前作出的幫助您和您的隨從避難的承諾”。【“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the Embassy in India”,FRUS,1951,China.Washington D CGPO,P.1769】但直到8月中旬達賴方面仍然沒有積極回應。  正當美國方面對達賴無所行動一籌莫展之時,達賴的前私人教師哈裡爾提出了新的建議:“准備一封有美國簽名的信,給×××看,但不遞送,而是由×××向西藏政府官員發誓見到了這封美國簽名的信件。”【“The Ambassador in India(Henderson)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 D CGPO,p.1803】“哈裡爾建議美國官方准備這樣一封信並拿給這位西藏官員看,但不能把副本交給他。”【美國國家檔案,793B009-1051,美國駐加爾各答總領事至美國國務卿的電報,1951年9月10日。轉引自〔美〕梅?戈爾斯坦著,杜永彬譯《喇嘛王國的覆滅》,第837頁】“哈裡爾提出下列理由支持這一計劃:達賴渴望離開西藏,但在高官中缺乏足夠的支持以擊敗來自僧侶集團的持續反對。在這些或中立、或消極反對離開的人中,假如他們確信有對達賴隨從的支持的話,可能有很多人願意離開。許多重要的官員可能還不了解先前美國未簽名的信及其所提供的幫助。……(未解密)因此,認為應對西藏官員施加影響。由於藏人很看重誓言,所以他發誓確實存在美國簽名信件提供支持,可能會成為他們支持達賴離開的決定性因素。”【“The Ambassador in India(Henderson)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 D CGPO,p.1803】哈裡爾曾在西藏滯留7年,作為達賴的私人教師對達賴及其周圍的政治氛圍與風俗了解較深,是達賴出逃前最為親密的外國朋友,有美國學者推論他在拉薩實際是為中情局工作【Thomas Laird,Into Tibet:The CIA's First Atomic Spy and His Secret Expedition to LhasaNew York:Grove Press,2002,p.228】。所以不難理解在美國策動達賴出逃的過程中,他起到了積極而重要的推動作用。  美國方面在勸說達賴出逃的希望落空之后,開始將工作重點轉向達賴周圍的重要官員,力圖勸說噶廈促動達賴出逃【TseringShakya,TheDragonintheLandofSnows_AHistoryofModernTibetSince1947ColumbiaUniversityPress,1999,pp.8687】。9月14日,國務卿艾奇遜在給加爾各答領事館的密電中同意了“哈裡爾建議”,但囑托“信不能離開美國官員,而且給×××看信時隻能有美國官員在場”【“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the Consulate Generalat Calcutta”,FRUS,1951,ChinaWashington D CGPO,p.1807】。這樣,在9月30日晚,在加爾各答領館,有哈裡爾———唯一的外人在場充當翻譯,將由亨德森大使簽名的信給×××看。×××用藏文記下了信的全部內容。×××向美方保証說過幾天就會回到噶倫堡,可能要用大約14天的時間到達拉薩。一到拉薩,他就會見到幾位高官及達賴的親屬。×××在第一時間不能見到達賴,但相信通過與這些官員的接觸會很起作用。他發誓看到大使的信會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之后他可能會見到達賴。領館確信×××會盡力得到有影響力的住持及其他有影響的人物的支持。【“The Consul Generalat Calcutta( Wilson)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 D CGPO,p.1815】為了確保此信能夠傳達到達賴,這封信還被帶到了噶倫堡交給了達賴的母親過目。藏人保留了這個記錄,8年后當達賴最終逃離西藏時,他們曾把這個記錄給艾森豪威爾政府的官員看過。【John Kenneth Knaus,“Official Policies and Covert Programs:The USStateDepartment,theCIAandtheTibetanResistance”,JournalofColdWarStudies,Vol5,No3,Summer2003,pp.5479】  針對洛伊·亨德森大使簽名的美國密信,西藏方面提出了兩個問題:一是美國是否給達賴的150至300名隨從提供財務支持以便使這些高官能帶上家屬?二是如果達賴留在西藏,但派出一組可信官員組織抵抗,美國的態度如何?對此,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的回答非常明確:所有隨從人員的選擇都要基於政治需要﹔美國承諾的前提是在特定條件下:達賴從西藏出逃,公開譴責與中共簽署的協議。【“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the Consulate Generalat Calcutta”,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831】  為了解除藏人到國外尋找避難地的后顧之憂,11月7日,美國國務卿親自致駐印使館密電,指示給達賴再轉送一封信,在前述“哈裡爾建議”的亨德森密信的基礎上補充一點:使館最近得知,如果達賴提出的話,印度政府願意接受達賴避難或給予經轉權利。【“The Consul General at Calcutta(Wilson)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847】  為了達到促使達賴出逃的目的,美國方面想盡了一切辦法,一方面通過寫信勸說達賴,一方面又利用在美國的達賴大哥當採寫信向達賴再次轉達美國的前述態度,建議達賴:到西藏的某個佛教朝聖地朝聖,從那裡逃到南部進入印度。甚至在當採給達賴的信中還附有美國支持達賴出逃的政府文件。【“The Secretary of State to the Embassy in India”,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749】美駐新德裡使館還提出送達賴一些他非常喜歡的小禮物,比如最新的照相設備、彩色膠卷等,他們認為這是美國對達賴表示友好的實際証明,這種辦法所起的作用可能會遠遠超過同比例的金錢【“The Ambassador in India(Henderson)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695】。但無論是“洛伊計劃”、“斯蒂瑞建議”,還是“哈裡爾建議”,都沒能阻止1951年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和平解放西藏的努力。1951年10月24日,達賴致電毛澤東主席,表示擁護協議,毛澤東於10月26日復電表示歡迎。至此,西藏和平解放的努力宣告成功,西藏正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組成部分。  五、結論  綜觀1951年中國和平解放西藏前后美國的西藏政策———極力促動達賴出逃,可以得出以下幾點認識。  (一)為了達到分離西藏、阻止中國統一的目的,美國方面積極主動,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在“十七條協議”簽訂前后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美國先后出台了:“洛伊計劃”、“斯蒂瑞建議”、“哈裡爾建議”等,促動達賴發表公開聲明譴責“十七條協議”、出逃國外、組織反共的抵抗運動等。即使是在達賴離開亞東返回拉薩之后,美國仍然沒有放棄這種努  (二)這一時期美國分離西藏的行動主要通過美國國務院的外交渠道秘密進行,由國務卿親自指揮,國務院相關部門協商討論,駐印大使充當急先鋒具體運作。國務卿艾奇遜、駐印大使洛伊·亨德森是這一時期美國插手西藏問題的主要角色,他們的共同特點是對共產主義懷有強烈的偏見,將西藏從中國分離出去、竭力阻止中國和平統一西藏是他們的共同目標。  (三)印度是美國分離西藏的陰謀活動中心,新德裡、噶倫堡、加爾各答成為美國情報人員與西藏分離分子會晤協商的主要地點。但是當時的印度總理尼赫魯執行的是一條印中友好與合作的外交路線。1949年12月30日,印度宣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第一個與新中國建交的非社會主義陣營國家,並在與中方簽訂的關於中國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間的通商與交通的協定中,正式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所以印度不會允許美國公然利用印度領土干涉中國內政。雖然這一時期印度政府也在秘密援助西藏分裂勢力,但並未明確表示支持美國插手西藏事務、分離西藏。  (四)策動達賴出逃是美國亞洲冷戰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早在1949年初,美國國務院就已對此達成共識:“倘若共產黨接管了中國東部,西藏就將成為亞洲大陸僅存的幾個非共產主義堡壘之一。”“西藏無論在思想意識方面,還是在戰略方面都將起重要作用。”【“Memorandum by MissRuth E.Bacon of the Office of Far Eastern Affairs to the Chief of the Division of Chinese Affairs(Spouse)”,FRUS,1949,ChinaWashingtonDCGPO,p.1065】所以國務院中國事務部副主任珀金斯(Perkins)在1951年9月代表國務院總結美國政府對“十七條協議”的立場及處理與印度的關系時評論說:從外交上來講,美國應盡可能利用西藏作為工具警示印度政府企圖對共產黨政府採取綏靖政策的危險。特別是要使印度政府採取這樣的立場:自願在東南亞對中共的壓力採取堅定的對抗政策。【“Memorandum by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Office of ChineseAffairs(Perkins) to the 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for Far Eastern Affairs(Merchant)”,FRUS,1951,ChinaWashingtonDCGPO,p.1801】可見促動西藏從中國分離出去成為美國對抗中國、東西方兩大陣營冷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五)這一時期美國促動達賴出逃、分離西藏的陰謀活動遭到失敗,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美國的西藏政策要服從於美國的整體戰略。冷戰初期美國的戰略重點在歐洲,主要的競爭對手是蘇聯,這就決定了美國對西藏分離勢力的支持是有限度的。其次,西藏的地理位置與美國相距遙遠,西藏自然環境惡劣、交通閉塞,而能從中國境外進入西藏的唯一國家印度又剛剛獨立,不願與鄰國中國交惡,對美國插手西藏問題持否定態度。另外,分離西藏陰謀活動本身的不可告人性,使美國採取的任何行動都必須遮遮掩掩地秘密進行,這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美國的手腳。更為重要的是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經濟、軍事力量日益強大,美國沒有合法理由和膽量公然干涉西藏的和平解放。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經過耐心細致的工作,很快與西藏地方政府簽署了“十七條協議”,使和平解放西藏成為現實。綜合因素導致了這一時期美國促動達賴出逃、分離西藏的陰謀遭到失敗。(本文作者哈爾濱工程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哈爾濱 150001)  注:本文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04BGJ008)與黑龍江省教育廳指導項目(10554047)的階段性成果。(《中共黨史研究》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责任编辑:admin)